我在部队当兵和漂亮的兵妹妹难忘的性事(2)

  • 作者:佚名  来源:猫扑两性健康网  发布时间:2012-5-26 12:18:52  发布人:admin


我在部队当兵和漂亮的兵妹妹难忘的性事(2)

导读: 小芸走的那天,我本来答应去送她的,但最终没去,我不想看见她哭,也害怕自己会哭。后来她给我写信说,本来想在火车站将她刚买的冻伤膏送给我,让我在手上起冻疮的时候还能想起她,但她望眼欲穿后失望了,“知道信纸为什么那么皱嘛?”她在信中问,“是被眼泪打的。”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>>>>>>>>故事回顾,第一篇:
【推荐阅读:】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接着第一篇的更新。。。

  有次我无意中在河边经过,发现虽然灌溉已经停止,但焦黄的河水中不时有小鱼翻起雀跃,于是赶紧跑回营房股,叫上一帮战友,拿着铁锨脸盆冲出来。先将水渠两头用泥巴糊住,然后十几个人跳进去往外泼水,水越来越少,鱼越来越

多。十几米长的水渠我们竟捞出大半桶小杂鱼,甚至还抓住了一条一斤多沉的黑鱼。晚上送到灶上炸了,好吃的不得了。

  在几名广东籍飞行员的带动下,部队兴起了打鸟热潮。一到晚上,周围的小树林中就手电筒乱晃,参与者上至团长参谋长,下至刚出新兵连的娃娃兵,所以当时上下级关系显得非常融洽,看见蹲在树上过夜的鸟都互相让:“你先打你先打。”——正所谓“同是连队打鸟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。”

  小陈也买了只气枪,“峨嵋”牌的,一到夜间我们就叫上叶胖子出来,满院乱找。飞行队的那帮飞行员打的最好,有眼力有臂力,四五个小时能打一网兜。

  打死的麻雀用热水一烫,毛就好拔了,再放热油里炸过,很香。许多年后我调进民航,每天看着一箱箱活蹦乱跳的麻雀空运到广州深圳,却伤感的不得了。
我的心是越来越软了,痛惜起这些小小的生命。

  当年新兵连里有个战友,关系不错,后来分到了警卫连,每天在跑道周围站岗。因为是单岗,离营地又远,他胆子就越发大起来:一到站岗的时候就跑到兄弟部队的鱼塘里钓鱼,有线有钩有蚯蚓就是没鱼杆,他就把五六式冲锋枪上的三棱刺刀拔出,把线栓刺刀上那么钓,钓上来就揣怀里直接送大灶上去。

  有一回他钓鱼时碰巧被那个部队下来检查工作的干部看见了,一顿臭骂,还威胁说要把这事捅到我们团里来。这个家伙怀恨在心,下次去时带了一包砒霜,也不知他在哪弄的,反正全撒鱼塘里了。见到我时还咬牙切齿的骂:“让他们吃鱼,都他妈吃屎吧!”

  警卫连确实不是人呆的地方,风吹雨淋日晒领导骂。干部灶和大灶合并之后他们的伙食算是好了点,一开始他们是吃兵灶的,伙食很差,个个满脸乌黑,精
瘦如柴。

  新兵们大都本份,巡逻时丝毫不敢懈怠,站了两三年岗快退伍的老兵油子们就懒散多了,值勤的时候哪也不去,找个阴凉地儿看武侠小说,有劲没处使的就用枪上的刺刀挖老鼠洞蛇洞,枪管子里面堵满了土,下岗时往地上磕打磕打。再不就找个不留神闯进警戒区的老百姓,打骂一通解闷。


【推荐阅读:】

【推荐阅读:】

【推荐阅读:】

【推荐阅读:】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 下一页